寝不足鱼子

米英糖渣系列#09#

(历史失格ooc向)

亲爱的阿尔,

希望你有收到我在高地附近寄出的明信片,我对皇家邮政的效率以及准确率都着实不敢恭维,所以抓紧加打了这封电报给你,希望你看到以后可以尽快回复。

我前些日子看到报纸上登出泰坦尼克号出事的消息了,现在有些不能信任海上的交通工具,听闻你和你服役于诺桑伯兰第五明火军团的军医小朋友在不久前刚刚坐船去马恩河,我很担心,希望你能少插手这些和你不相干的事情。

以及,我这里有线人通报,路德维西最近和本田君暗里搅合在了一起,你最好离他们两个远一些。

教堂的白鸽绕开十字架低空坠下如同死去的乌鸦,壁炉里的炭火失控窜出漫烟囱的浓烟。

我亲爱的孩子,最近在我身边也发生了许多很不...

PP狡朱分析(二)高度匹配性与分歧的根性

三观不同也可以谈恋爱!

竖二:


lft别哔我啦!!!!




Attention:


※一如既往话唠


※cp滤镜比京都艺伎的粉底还






第一话到第十话,狡朱个性的重叠是显而易见的。


相似的优等生身份,相似的监视官经历,相似的社会正义感,以及后期几近一致的逻辑思维方式,以至于闺蜜听完常守对狡啮的日常抱怨后都不禁感叹:你们俩这不就是夫妻相吗(划掉)



戴维·迈尔斯的《社会心理学》中提到,人们一般与跟自己具有同等吸引力的人结成伴侣。研究表明...

米英糖渣系列#08#

阿尔跟亚瑟说:“混蛋,你等不到我回头的。”
这次你真的等不到。太过分了,这次真的没戏的,我发誓。
但是阿尔自己一直在等。他在不同的女人中周旋,兴趣索然,然而偏偏要装腔作势出一幅乐在其中的样子。他近乎变态的去努力做这件事,在身体层面上他是抗拒的,恶心的,不舒适的,在精神层面上他也是麻痹的,迟钝的,不敏感的。他的鼻子早就受够了女士香水可笑的玫瑰和铃兰味道,佛手柑可能是他最讨厌的一味前调。还有什么是比多此一举的蕾丝手套上沾染的那一点儿粉底的奇怪酒精味道更难闻的呢?大概是交际花间流行的发蜡味道吧,散发出一股子哺乳动物肥油的恶臭。
“什么狗屎!我好像根本讨厌女人!”阿尔越投入这件事其中,越发绝望的发现自己的身...

米英糖渣系列#07#

“我想要很多很多的爱,直到摇摇晃晃,直到目眩头晕。”
“说什么呢……”
“我想去那个星星连接的地方,更加耀眼夺目的地方,更加,更加。”
“你喝多了。”
“不,我没有!”
我很清醒,太清醒了。
而我想在无穷无尽的爱中喝醉。 ​​​

米英糖渣系列 #06#

“啊,我现在,没有喜欢的人呢……嗯,对……就是那种,对什么也提不起劲的感觉……嗯,是……没有兴趣呢……”
“阿尔那家伙好反常啊, 他最近是受什么刺激了,一副沉迷邪教的样子……”
“没什么,我很好的。”
没什么,我好的很呢。
这一次我会小心翼翼的,才不把想要的东西说出来,一定就能不知不觉的得到了呢。
end.

米英糖渣系列 #05#

“活着真的太困难了。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
“纵使是和我在一起,您也觉得生亦艰巨吗?”
“……嗯……对不起。”
“没关系。”
没关系,我会陪你一起去死的哟。 ​​​

米英糖渣系列 #04#

青色的夜,月照白地。
伦敦街头某处,静谧的乳白色女王灯一闪而过一束暖黄色的明亮光线,一辆沃克斯豪尔的车不动声色的停驶在了一邸古董豪宅前。
阿尔稍稍转动一把坠有小门牌的雕花铜钥匙,这看上去颇有岁月侵蚀的红木门却发出了一声轻快的“咔嗒”声,像是邀请般自己往后弹开了去。阿尔轻轻拍了拍自己肩膀上落下来的残叶和尘土,向客厅前行。他新打油的皮鞋与老旧的木地板相摩擦,发出了一些难以言喻的糟糕声音。
这声音竟令他有种做跟踪狂的兴奋。
怀着这种有点变态的奇异心情,青年阿尔悄悄的溜进了昔日旧宅的次卧。
“啊,电力系统还是完好的。”
水晶吊灯下是一个高级的儿童房间。驼色天鹅绒的帘幕,米色鸭绒的被子,灰蓝色镶金边中国瓷器印花的墙...

米英糖渣系列 #03#

“……呃,没想到,第一次在生活中看到这种法国电影荧幕上才会有的情况呢……”
“亚瑟先生是不喜欢这种失仪的举止吗?我以为您不是那种会嫉妒情侣间恩爱的心胸狭隘之人呢!”
“唔……倒也不是啦……只是……”粗眉毛的绅士先生白皙的脸颊微微发红,轻咳了一声,“只是我从小都很少见过我的父亲母亲啦,而且他们一边离得很远,比如吃饭啦,就会在家里长桌的两头……也没什么,只是我以为大家都是这样的……”青年亚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于自己多余的关注力。
“噫!噫!”
“啊,干什么啦,突然之间……”
“要牵手!我要跟亚瑟先生牵着手一起走路!”
这样你会不会就幸福一点呢?
end.

米英糖渣系列 #02#

“恋爱这个东西呀,就是谁先喜欢上就输了。”
“那算我输吧。”

“我只是想知道亚瑟先生是不是喜欢过我,所以才不放过蛛丝马迹,我只是想破案,陈年冤案。”
“现在复盘还有什么意义啊?你不是说你不喜欢亚瑟了吗,是在撒谎吗?”
“对,不喜欢了,所以我想赢。” ​​​

米英糖渣细节 #01#

“亚瑟亚瑟,长大了我就能变得像你一样吗?”
“像我一样,像我一样有什么好的,每天有很多工作的事要烦啦。”亚瑟托着腮帮子,耷拉着死鱼眼,瞥了前方在甲板上蹦蹦跳跳的阿尔一眼。
阿尔的小拳头握得很紧,兴奋的回头大喊:“长大就能像亚瑟一样懂得很多很多的知识啦,就也能变得很厉害啦!”
“啊……大人都懂得很多没用的知识啦……”
那你知道我喜欢你吗!——嗡——船驶向了信号塔,发出了鸣笛声。
亚瑟皱皱眉,用英格兰特有的傲慢口音低声诅咒了这该死的船,“真该坐泰坦尼克号的……阿尔,你说什么?”
“嘿嘿,我说,你还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呢。”
以后会告诉你的。
end.

© 寝不足鱼子 | Powered by LOFTER